您当前位置:主页 > 77878世外桃园正版藏宝图论坛 >

77878世外桃园正版藏宝图论坛Class teacher

黄渤两生花

2019-04-12  admin  阅读:

 

 

  这部电影其中一个特殊之处是电影名字都还没想好。你们都明白的,处女座不改上几百遍,不会好的。另一方面来说,这是黄渤对自己首部执导作品精雕细凿的用心。

  以往豆瓣词条里「未定名项目」都是那些国际大导演,新导演黄渤果然跟国际接轨了

  片子甚至至今还没有完全定剪,只能从昨天发布会释放的片花中揣度一二,王宝强在片中扮演一个叫小王的人,和王宝强差了三个色号的张艺兴则被造型师下了狠手,成了颜值基本变为零的「汽修小兴」。而舒淇的作用则是「摆在那里,稳定军心」。

  这次他的第一部导演处女作在北京举办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沉浸式观影体验会,花费很大心思搭建了一个环绕式的巨幕,也就是眼睛能看到的地方,除了脚底,都是屏幕。

  屏幕上的大海静静涌动,完美的夕阳,几只海鸥很佛系的飞来飞去。末日前的宁静。随着黄渤的开场白介绍短片开始,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海啸伴着吞咽一切的势头袭来。

  初执导筒的黄渤直接给自己选了个非常有挑战性的课题。本以为灾难过后会上演凄美绝望的悲情戏码,然而并没有,当人们所拥有的一切都被打回原形之后,也慢慢找回了原始的快乐,短暂的挣扎过后,舒淇明媚的笑容出现在头顶,大家一起玩简单的游戏、做求生基本的事情、阶层、权利、欲望,统统消失了。

  他们大笑着,360度的每一个人都显得单纯而美好。手持跟拍与面部特写的切换把一个灾难笼罩下的人物群像刻画的真实而有水准。

  短片放映结束黄渤刚出现就抛了一个哲思很强的议题:「如果有一天因为灾难,世界上只剩下你和周围的这些人,我们会怎样继续活着?」

  黄渤透露当初拍《寻龙诀》的时候就已经着手筹备这部电影了,光剧本就打磨了两年之久,这也是为什么他的作品变少的原因。

  期间一度停止拍摄,坦言经历了这么久的折磨,片子最终定在了2018年的暑期档,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定。

  然而发布会都开了电影名字还没想好,足以证明处女座的黄渤有多纠结,暂且叫他「处女座的处女作」吧。

  黄渤说过:他在演戏的时候可以抽出自己的部分灵魂,在空中看着自己。这样就能知道自己演得怎么样。

  演而优则导在中国演艺圈很少例外。对于黄渤来说,他毫无疑问是当今中国最成功最有群众基础的演员。

  回顾黄渤的演员生涯,合作过大导演无数。如果要从这些导演里挑选出典型,攒一部《西游记》的话,管虎是唐三藏,严肃、谨慎,从来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一路向西么;宁浩则是孙猴子,心思活跃,出牌不按常理,他后来自己开公司就叫「坏猴子」,可见他对自己认知有多准确。

  黄渤呢,他是沙和尚,一个软和性子的人,挑选的导演都非常桀骜,但他都都吃得住,合作过后无一不是宾主尽欢再来一瓶。

  黄渤曾说过自己就是服务型人格。一个能从手臂内侧抽出半管灵魂,趴伏在半空中望着自己演戏,这不就是从观众的角度来看自己嘛。

  伺候过这么多难搞的导演,也许,首次执导的黄渤在他们身上也能学到些什么,「情商智商」双高是黄渤在演艺圈里的标签。因此对他这部导演处女作,自然多了几分期待。

  其实黄渤没想过自己会走上演戏的路,他演的第一部戏是管虎的《上车走吧》。那年是2000年,中国的导演除了国师那种级别的以外基本没戏可拍。资金不到位,于是琢磨出了电视电影。

  成本低,只在央六上放,基本拍得清新脱俗,有点接近作者电影。管虎当时很喜欢这种形式,甚至比后来拍院线片还喜欢,因为表达自如。演员费用给得少,于是找来的演员多半是还在读书的学生。

  当时还在中戏读大二的高虎听说了导演要招两个山东口音的演员,自己算上一个,又打电话给黄渤,问他来不来。

  黄渤当时是个青年歌手,在西安酒吧跑着一场1000块的场子。一听演戏的工资五千块,还要忙活两三个月,在心里暗暗不看好高虎未来的演艺生涯。但他仗义,很早以前就把高虎认作弟弟。既然高虎让他来,他就来北京一趟,就当是帮兄弟的忙。

  黄渤伶牙俐齿反驳「什么第六代导演?你为什么不找第一代?噢,第一代导演死在抗日了。」

  那会儿黄渤在西安组了一支乐队叫「蓝色风沙」,一次商演能赚当教师的母亲半个月工资的钱。酒吧相当于江湖,碰到枪击,黄渤缩在DJ台下一动也不敢动。等到枪声结束,他一掀,才发现这张DJ台毫无遮防,只是裹上了一块黑布。

  黄渤还曾经签约过唱片公司,但因为丑,公司不愿包装。现在黄渤很能理解当时太平洋唱片公司的决定,毕竟当时一块面试的是毛宁,杨钰莹。

  当年一起骑自行车赶往酒吧或歌厅驻唱的同行,一个个都火了。周迅、满文军、满江、零点乐队、胡东、沙宝亮……扬名立万。只有黄渤十分沉着,连一点响动也没有。再然后,他和青海的亲戚合伙开了个小工厂,边援自己的音乐梦想。

  比起还在读书的高虎,黄渤算是见过一些世面。又因为种种波折,内心多了一些沧桑。

  高虎让黄渤寄张相片给导演,黄渤说,稍等。来到全市最好的照相馆精修了一张,寄出。

  照片里的黄渤表情含蓄,两缕头发不羁地垂下脸庞。背景朦朦胧胧,还略有些泛黄。

  在一旁的高虎有些急了。「导演你信我,他真人没这么帅,你见到他本人就知道了,比这磕碜多了。」

  管虎第一眼看见黄渤,心里觉得要遭。「他弄得西装革履的,跟傻子似的。还弄一个海报,80年代卖磁带的那海报,油光水滑的,穿一蓝西服好像,像那个香港的二流子似的。」

  后来《上车走吧》获得当年的金鸡奖,黄渤和高虎,演两个淳朴的山东老乡来到北京漂泊的故事。从黄渤第一次演戏到现在,和管虎一块合作了十几年。

  这事在梁静身上也发生过一次。在酒席间互相介绍时,管虎默默望向梁静,内心便开始不屑。「这人谁啊?拍过什么啊?《头发乱了》?没听说过啊。」

  他没演过戏,有时蹲下身子捡地上的东西。经常演着演着就出画了,甚至绕到摄影机背后,让摄影师一通找,把黄渤往镜头里拽。当时黄渤的戏份真得有个人像面墙似挡着他。

  有时黄渤自顾自喊卡,觉得自己没演好,想把刚才那段拍的重来。管虎问你干嘛,你知不知道只有导演才有喊卡的权利。

  一开始黄渤还真不知道导演是干吗的,拍完我也没搞清楚,剧本有编剧,影像有摄影,表演有演员,导演就坐在那儿喊开始、停、再来一遍,完了却在字幕上打上是他的作品,凭什么呀?

  黄渤最近也要拍电影了,在字幕上打上的是黄渤的作品。不知道他现在想起这事会作何感想。

  管虎喜欢崔健,多年来没有忘记18岁的时候,师哥(王小帅)对他说。「千万别忘记18岁时候的这个劲儿啊。」每次和黄渤见面,打扮不太像导演,反倒有点像摇滚歌手。管虎穿皮衣,镶柳钉,牛仔裤还是膝盖漏缝儿的。把黄渤看得一阵不适,太阳穴一下一下冲得起劲。「这也真是孩子气。」

  管虎再看黄渤,西装革履,很有架势。一见面,柔中带钢,带着敦促,带着管教。「现在倒像是我大哥。」

  他们经常吵架。管虎经常咬着后槽牙,死犟。「这活儿我干不来。」黄渤也很清楚,但如果问管虎想不想拍电影,他当然想。

  黄渤不再是那个对电影茫然无知的人。他与电影多年的了解,磨合,让电影成了他身上的另一层皮肤。

  黄渤理解管虎重重的矛盾,和现在的年轻导演不太一样,他们第六代导演把电影看作心里至高无上的地位,他们还不太适应把它当成纯商业或纯投机的商品。

  和管虎不同,黄渤抹不开面儿接过一些丑戏怪片。他知道这不好,但没办法,就是拒绝不来,拒绝人的痛苦可能要大过自己付出的痛苦。

  有一部电影叫《倔强萝卜》,他和杜海涛演一对父子。如果你看过电影,那是一幕非常可笑的场面。黄渤与杜海涛面面相觑,后者强瞪之下,掏空了综艺节目扮演环节里演戏的底子,将目泛泪光的黄渤衬得前所未有像一个小丑。

  别人总说他是七十亿富翁,觉得他挣了不少。只有黄渤自己清楚,《斗牛》得金马奖影帝那天,某位爱咬后槽牙的导演就对他说过,以后不许涨价。

  管虎对此毫不惭愧,不是因为黄渤耳根子软,而是因为他知道另一个导演也是这么跟黄渤说的。

  导演通常是内心封闭的一群人,昆汀、伯格曼就爱在家,在幽暗的气氛下播放录像带。那天宁浩在家看完长达三十二集,由管虎导演的《生存之民工》DVD后,下了一个决定。

  一聊之下,黄渤是知识分子家庭出身,一举一动里透着礼数。把宁浩弄得有点慌,这回大概找错了人。

  在《疯狂的石头》里,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黄渤每天忍痛往脸上涂五六种胶水,往牙齿上涂黄。面部的条条沟壑,只是一层化妆。这层化妆包括他的外乡口音,做派,茫然无觉的神情,看似本色,最终原来是一套惟妙惟肖的模仿。

  如果打一个比方,有点像特摄片里的怪物皮套。这一点,骗过了当时坐在电视前的狡黠同时灵活的宁浩。他没有看到的是,怪兽背后的那条拉链。

  再到他们合作的《无人区》,宁浩已经明白过来黄渤这一套表演系统来自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黄渤再拍完那部青涩懵懂《上车走吧》,火速考上北影配音系,以28岁高龄开始进修。当时面试的不少是他在青岛跳舞的学生,冲他打招呼「黄老师,好久不见。」

  在新片《无人区》中,黄渤表示为了扮演新疆当地一名凶狠的地痞流氓,宁浩事前就安排去那儿住两个多月,体验、观察当地人的生活,与他们打成一片。

  当时徐峥来到剧组了。宁浩对徐峥说「你有点胖。」那个角色原本是给刘德华演,但当时刘德华一直没有档期。徐峥二话不说,一个月掉了二十来斤。

  《无人区》里宁浩、黄渤、徐峥三人都有点儿抱负。宁浩在这部电影里寄托了他的思考,关于人身上的动物性。徐峥想知道这类电影的表达与边界。那么票房会是最好的答复。

  黄渤则想靠《无人区》里的这个癫狂邪气的反派,来证明自己还会些别的。「你演过一个茄子,所有紫色的都来找你。」

  在京城看过流出视频的人,觉得自己逼格极高。这四年里,宁浩开始拍些其乐融融的《黄金大劫案》、《心花路放》。黄渤依然在接一些重复性的角色。徐峥自己捣鼓出了《泰囧》,得到了打破当时纪录的十二亿票房。

  在《疯狂的石头》里,徐峥第一次看见黄渤。「在剧组里发现了一个长得很奇怪的人,后来知道他叫黄渤。我在想现在演员的门槛真是越来越低了。」

  他们一起合作时,黄渤和谁都拉不下脸,和谁都是好好先生。徐峥就得把好人让给他。徐峥看着则一本正经的,有些严肃。

  在后来,黄渤成了徐峥手下的演员。在《泰囧》里,他们在戏里连跑带追,一边思考。

  徐峥想的是他当年在戏院演先锋戏剧,那出戏里所有人都疯了,在大房子大杀特杀。他心里在想,这他妈是什么,这和现实有什么关联。而自己这部戏不知道能不能成。算了,姑且一试。

  这种悲伤无可名状,偏偏《泰囧》拿了极高的票房,一下子让悲伤都变得无所适宜,转化成了尴尬。

  这种荒谬黄渤曾经体会过。早在2000年,管虎告诉黄渤《上车走吧》拿奖时,黄渤当时还记得那时他匆匆找来一套正装,用一种很僵硬的步伐走向领奖台,台下坐着的是刘德华、林青霞、张学友之类的巨星。一瞬间觉得自己坚持多年的音乐梦想就像是一场大梦,十分的不真实。

  黄渤、郑裕玲二人听闻之后,大笑掩饰尴尬。镜头转向观众席,刘德华面露担忧之色,他旁边的张曼玉也失去笑容。

  但黄渤读过不少当代小说,深知阿城说过的一句话。「像你这种出身不硬的,做人不可八面玲珑,要六面玲珑,还有两面得是刺。」

  于是他气定神闲说道。「对,其实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刚才还有一匹马跟你一起。从来我只见过人骑马,头一次看到马骑人呢。」齐中网看图解码,http://www.ndwoo.com